回家奔喪 阿公 沒等我 沒等曾孫出生 離世了 

大概是不想再讓阿駡等了 畢竟阿駡走後 阿公自己又多留了好幾年給我們

也會累吧  不能自己移動身軀 不能吃真正的食物 對話也不再是完整的 最後的這兩年 是折磨來著

從小看大的三個孫子 沒有在身邊  在身邊的兩個還沒長大的孫子 連招呼都不常有 

拉拔大的四個孩子 看著他們成家 漸漸變老 變得和當年期許他們的模樣 很有出入

阿公的內心也是累了吧 

 

一直 阿公都沒來看我 從我接到電話知道阿公走了 到回鄉 再回到墨爾本 

都沒有夢到過阿公 

我以為 阿公會像阿駡一樣 不遠千里來找我 

可是 都沒有  猜想阿公早早去了西方淨土 開心了 沒有掛礙了 

所以把大家都拋下在紅塵


以為自己會流很多很多眼淚 因為我愛阿公比阿駡多一些

可是沒有 阿駡走的時候 在等待下葬日期確定前的那些日子

我常常哭 很難過 一邊準備研究所的期末考試 一邊憂心未來

這一次 回臺灣之前的日子裡 我常希望阿公來看我 

在等待中 一邊處理手邊的事情 一邊找工作 面對的 也是憂心

心裡像是卡著一輛大拖車 進無路 退無處

但是 眼淚卻不常來找我  好幾次我都懷疑自己要病了 因為悶住了

也許我長大了 變堅強了 所以身心理自我調節的機制 讓我保持可運行狀態 把事情都安排好 

才能回家 回那個小時候我長大的家 我的阿公阿駡的家

這次回家 以後 老家的存在 已經不在了 

阿公還在的時候 還有一個地方 是我的老家 

阿公不在 那個曾經熟悉的房子 對我而言 已不再親切

 

沒有了  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那個家 還留下些什麼 又有甚麼呢

心理漲漲的 卻好像有個地方 空了

 

 

 

 

 

 

創作者介紹
JM

Princess J @Melbourne 南十字星空~墨爾本

J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