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之間…] 之四

  

她:「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男友:「不知道,看著辦吧。但我現在還有一家研究所考試,所以先這樣,之後再說。」

 

  IMG_8586.JPG  

 

 

 

她此刻已經不知道,是該因為男友和朋友的共同背叛感到痛心;還是因為男友說她像死魚而感到憤怒,或者因為這一切走到這荒謬的田地而感到可笑? 

那個曾經說過想和她結婚的男人,轉眼已是個與禽獸相去不遠的王八蛋…

 

她的日子還是要過,卻變得連呼吸都勉強。

這天下了課,他帶著幾罐消暑啤酒和飲料,去了她住處。許是怕她心情太糟,有人說說話聊天也好。怎料這倒成了她男友為了和她分手的『罪名』,硬把這個大黑鍋扣給她揹…

 

原因出在她男友回住處時,看到有個男的在他們家睡著了,桌上又有啤酒罐,不分青紅皂白,只冷冷丟下兩句話:「馬上收拾東西搬家,明天天黑之前滾,我回來不想看到你還在。」說完門用力一甩就走了。

實際上他們什麼事也沒發生,連個屁也沒有。

但是這個和她在一起快兩年的男人,自己出軌,不但沒道歉認錯就算了,還口出惡言羞辱她,有無想過她的第一次也是給了他,如果那方面做得不好,也都算到她頭上嗎?

難道身為男友,在這事上面沒有任何一點點責任嗎?現在更是殺人的喊救命,覺得他自己委屈了!

 

當下她已經沒有多餘的氣力傷心掉淚,又或者為著這樣一個翻臉無情的男人流淚,也太不值了吧!於是她打起精神,要他幫忙一起收拾,多個人手總是比較快。

問題是事發突然,她根本不知道要搬去哪裡…

 

她迅速地撥了幾通電話,先打給兩個一起在學校對面分租房間的好朋友,I和C,簡短報告之後,她們歡迎她先去暫住。

住的地方解決了之後,她又請另一個朋友和她男朋友有車的,來幫忙搬東西。

東西太多,只好把日常用不到的先搬去他住的男舍,還好他們四個人的房間只住了他和另一個同學,東西可以暫放在另兩張空著的床上。

 

 

所以男友和她分手了,沒有說清楚講明白,也不是所謂的好聚好散。

就在男友那些不堪的言語中,尊嚴被賤踩;對男友付出的感情,頃刻之間已像過期發酸的垃圾般,被掃地出門;一起度過的日子,轉眼已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只剩一封封的情書用來證明曾經愛過…

 

在這個充滿酸甜苦辣的大二下,接近學期末,她被拋棄了。

生命中第一次,她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心痛… 

好幾次她去男舍整理一些她要用的東西,卻總是不能自已的,翻看著男友寫給她的那些情書,坐在床上任憑眼淚一直掉…

 

那些日子裡,他常常陪著她,有時去吃飯,有時去晃晃,有時也沒特別做啥,就只是在旁邊… 

學期結束後,有幾個還留在台中的同學,找了他們一起上清靜農場去露營。

因著露營同宿一個帳篷時緊鄰彼此,那條維繫他們單純友誼關係的界線,在山上冷冷的夜裡,被互相取暖的溫度模糊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M 的頭像
JM

Princess J @Melbourne 南十字星空~墨爾本

J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勞
  • 唉~事隔多年,看到這裡還是那麼的觸目驚心...........
    呵~等妳回台後的浮一大白.....
  • 哇~ 你來留言耶!!!

    我要發了~

    等我們碰面來好好"話當年"~ 老人家追憶往事~ :)

    JM 於 2011/07/15 02:42 回覆